火车上美女乘客尾随单身男子,竟然在卧铺里....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9-15 16:40:09

   第1章 什么节奏    

“乘客们,注意了,南岭开往中州的K0001列车开动了……请乘客们管理好自己的行李和物品。”

南岭市火车站候车大厅之中想起了女列车员悦耳优雅的声音。

“操,人真少,看来这次就我一人了。”九号车厢里面一个下铺上躺着一名青年男子,男子望着整个车厢,车厢里面就他一人而已,静悄悄的。

男子名为林枫,乃是一名毕业一年的大学生,虽然说已经毕业一年了,可是林枫这一年来的时间投了许多简历,这些简历无一例外都石沉大海,只能做苦力当保安了。

因此林枫过的有点小郁闷。

而偏偏这个时候大学同学来电,在中州市举办同学聚会,美其名曰联络感情,林枫本不想去,毕竟混的不咋的。

只是想到有些东西无法割舍掉,林枫还是去了。

“乌鸦,鸵鸟。”林枫自语道,这个班级之中有他生活着四年的兄弟,乌鸦和鸵鸟就是大学之中的俩个铁杆。

毕业后各奔东西了。

想到这里,林枫的身影躺在卧铺上,就在林枫准备睡下去的时候。

远处走来了一名美丽的女子,穿上一双黑色的靴子,黑色靴子上面是一双笔直丰腴的大腿,被黑色的蕾丝包裹着,身材凹凸有致,黑色的裙子裹着那丰腴的臀。

她上身穿着一件绯红色的短风衣,包裹着魔鬼般的身材,往上是一张惊艳迷人的面孔,美丽的眸子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芒,让男人难以抗拒。

她扭着身子来到了林枫的身边。

一股神人心脾的体香袭来,让林枫忍俊不禁,忍不住狠狠的呼吸了下。

“靠,真美,有点眼熟。”林枫忍不住嘀咕了一句,眼前的女人很漂亮,生平很少见到,同样有点眼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。

“白富美!”此女给林枫的第一印象,就是白富美,虽然穿着的是西装,可是人家挎着那包,貌似是LV,还有那气质绝不是一般庸脂俗粉能相比的。

“要是老子哪天能娶上如此美丽,有气质的女人就好了。”林枫狠狠的吞了下口水,麻痹,火气直窜。

一双眼睛明面上是看着桌子上的奶茶,其实那眼光像贼眼一样绕过奶茶盯着美丽女子的黑裙子。

就在林枫观赏这个女子的时候,这个美丽的女子下一刻的动作让林枫目瞪口呆。

“老公,我好累。”美丽女子娇声道,她直接坐在了林枫卧铺的边缘。

一瞬间,林枫石化了,彻底的石化了。

“靠,这是天上掉艳遇的节奏吗?”林枫很想揍自己一拳,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“老公,我累了,我想抱抱睡觉。”美丽女子妩媚的一笑,一小之间迷人无比,她忽然趴在了林枫的身上,将林枫压在了身下。

“我日。”林枫睁大眼睛,几乎零距离的感触着这个尤物。

他那一双手很不客气的抱着这柔软的身体,麻痹,送上门来了,是个男人还拒绝的话,那只能证明他传宗接代的能力弱爆。

毫无疑问,林枫这方面算是很强势的。

林枫翻起身来将这美丽女子放在了身下,不等他主动出手,这美丽的女子已经主动出击,俩人很快就激吻在一起。

林枫几乎是忘情的沉醉其中。

就在俩人在这里激情的时候,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走了过来。

其中一名男子留着寸头,脸色阴沉一片,他望着车厢,脸色越来越阴沉道:“混账,她逃走了!”

“龙木先生,息怒,这贝雪茵跑不远。”另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冷笑着道:“而且我们已经得到那欢喜佛舍利了。”

“就是因为我们已经得到欢喜佛舍利,所以要选择灭口,一旦此事泄漏,我们谁也离不开华夏,即便离开华夏也难逃追杀。”龙木先生脸色阴沉的道,他的目光忽然凌厉的扫视着正在激吻的林枫和美丽女子。

“龙木先生,这?”黑衣男子也盯着正在激吻的男女。

“没事。”龙木先生总感觉到那女子有点熟悉,只是想想这事有点不可能,毕竟这女子的身份非同寻常,怎么能随便找个男人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们继续寻找。”黑衣男子淡淡的道。

当即龙木先生和黑衣男子转身离去了。

俩人离去不久,林枫的那一双手越来越不老实,直接抓住了这女子的裙子,只是就在林枫抓住这女子裙子的时候,他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一阵疼痛。

   第2章 英雄救美    

“啊!”林枫惨叫一声,从美丽女子的身上起来。

美丽女子脸上带着一丝小绯红,她望着眼前的男子,心中的那一丝气愤才消失不少,还算是挺帅气阳光的。

“你属狗的,美女。”林枫摸着嘴角的鲜血,忍不住看着这美丽女子一眼。

“本小姐的初吻都给你了,放点血不行嘛?”美丽女子没好气的白了林枫一眼道:“真小气。”

“我也是初吻给了你,要不让我咬下你的舌头?”林枫很无耻的道,对付这种女人,他手段多的是。

说话之间林枫直接伸出双手准备修理这个美女。

“无耻。”美丽女子呵斥骂道,她没有理会林枫,直接转身准备匆忙离去。

只是这美丽女子刚迈出几步的时候,她的身影退了回来。

“靠,不会对俺动情了吧?”林枫忍不住骂了一句,上古传言,有些女子哪怕牵牵手都要负责。

何况俩人不止牵牵手这么简单。

“不行,老子养不起,那个LV包,老子几个月不吃不喝也买不起。”林枫的脑海之中升起这个念头,若是能玩些快节奏的跑路就好了。

若是这个念头让美丽女子知道的话,美丽女子肯定骂林枫无耻。

“老公,有坏人找我麻烦。”美丽女子有点胆怯的转过身看了下林枫道。

“咳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老公。”林枫忍不住干咳了一声道,因为他看到俩名男子已经走了过来,这俩人眼神戏谑的看着美丽女子。

这俩人正是龙木先生和黑衣男子。

美丽女子闻言娇躯一颤,她美目狠狠的瞪了下林枫。

“贝小姐真是厉害,差点瞒过了我,可惜你太急了,若是再激情一段时间,我未必能发现。”龙木先生慢悠悠的道,他眼神戏谑,毫不掩饰的扫视着美丽女子。

“我和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为什么追杀我,这是华夏。”美丽女子忽然冷冷的道,她的脚步停止下来。

“你看到不该看的事情。”龙木先生目光凶狠的道:“给我杀,干净点。”

“是,龙木先生……”黑衣男子眸光冷厉的道:“贝雪茵,你任命把。”

说话之间黑衣男子的身影走了上去,他手里拿着一根锋利的匕首,长三十寸,已经不能称之为匕首了,他步步逼近贝雪茵。

贝雪茵银牙微咬,脸上带着深深的绝望和恐惧,再美丽的女子,再显赫的家世也没用了,她此刻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。

黑衣男子的身影扑了上去。

只是他的身影刚扑上去的时候,一片粉末袭击而来,刹那之间将他的眼睛给迷住了。

一道身影扑了过来。

这道身影一拳砸在了黑衣男子的脸上,咔嚓一声脸骨碎裂的声音传来,黑衣男子脸色狰狞,握着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这道身影的拳头。

顿时拳头皮肉裂开,鲜血流淌。

但是这道身影不为所动,他一脚踢出狠狠的踢在黑衣男子的生命源头上,黑衣男子更为惨烈的声音响起。

这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林枫。

林枫是谁?高中年代的年级扛把子人物,经常打架砍人,上大学以后虽然收敛很多,可是转行研究小龙哥的截拳道。

所以林枫面试保安,三两下将一名现役保安放倒在地的时候,人家公司毫不犹豫的聘请林枫为保安。

“混账东西……”

龙木先生看到这一幕,勃然大怒,他的身影扑了上来,可是那黑衣男子的身体却直接被林枫一下子提起来砸向了龙木先生。

龙木先生身影一闪,躲避了过去。

“马戈壁,给老子倒下……”就在这时林枫的身影猛窜了过来,他一只脚踩着卧铺铁架,借力猛窜了出去。

一脚踢出。

龙木先生身影如同灵蛇一样,直接躲避了开来。

“给老子倒下……”林枫的再次爆喝一声,他的身影落在地上,在落地的瞬间,又是一拳直刺而出,直接刺在龙木先生的头颅侧面。

“咔嚓……”头骨碎裂的声音响起,龙木先生身影一颤,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样,倒在地面之上。

“碰!”

伴随着这龙木先生倒地,一个盒子从他的身上摔了下来,盒子被摔开,一颗乳白色的圆球落在地面之上。

“咦!”林枫微微惊异,这家伙身上还有这东西。

应该很值钱把,当机林枫弯下腰将这乳白色的圆球拿在了掌心之中,只是这乳白色圆球在沾染林枫手掌鲜血的那一颗,忽然之间发出了诡异的红光。

“我靠,不会吧。”林枫望着这圆球瞠目结舌。

下一刻林枫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眩晕,似乎自己体内的鲜血流淌进入了这白色珠子之中。

林枫直接昏迷倒在地上。

   第3章 特殊能力    

中州市人民医院,一间病房之中,林枫渐渐的醒来。

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林枫的喃喃自语道,他记得自己放倒龙木那俩人之后,不小心碰到那一颗乳白色的珠子,这才昏迷过去。

“你醒了。”就在这时悦耳的声音响起。

林枫闻言抬起头,他忽然傻眼了。

因为眼前站着一名美丽的女子,美丽的女子身上没有穿一件衣服,她的身材极为丰腴迷人,光滑如玉,白皙迷人。

那摇曳的象牙白身体如同一条美女蛇一样,让林枫狠狠的吞了下口水,兽血沸腾,恨不得上去扑倒在地上。

“不对,是不是我眼睛花了。”林枫狠狠的盯着这美丽女人,因为这美丽女人正是在火车上自己救下的那个女人,叫做贝雪茵的女人。

这女人背景不凡,气质绝佳,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而且林枫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魅力。

想到这里林枫狠狠的揉了下眼睛,顿时那香艳的一幕消失不见了,贝雪茵穿着一件玫红色的风衣。

只是那玫红色的风衣渐渐的变淡,里面的衣服也是如此,渐渐的变淡,而后消失的无影无踪,贝雪茵身上的一切秘密再次呈现在林枫的面前。

“我日,我的眼睛难道能透视?”林枫心中忍不住狂喜道,麻痹,他的眼睛能透视了。

他知道这不是做梦,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知道能透视了。

“看什么看,流氓!”贝雪茵银牙微咬,发现林枫醒来就盯着自己的胸看,顿时没好气的骂了这家伙一顿。

“嘿嘿,我是你老公,我不看你看谁?难道看那些美丽的小护士?”林枫嘿嘿笑着道。

“流氓,你再说的话,我杀了你……”贝雪茵急了,她脸色绯红,当时那个情况下唯有如此才能迷惑那俩人。

虽然失败了,可是却也成功了,毕竟林枫由此而出手救了她。

“开玩笑的嘛。”林枫嘿嘿笑着道:“我的伤没事了,我要出院。”说话之间林枫下床穿上了鞋子。

林枫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贝雪茵身份不简单,那如贵族般的气质,不是一般家庭能培养出来的。

说白了自己和贝雪茵只是俩个世界的人而已。

“你没事吧,你晕血?”贝雪茵忍不住关心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昏迷了,我也不晕血。”林枫笑着道:“我还要赶往中州市,就不唠嗑了,有时间再聊。”

说话之间林枫直接转身离去,他还准备买票去中州市呢。

“这就是中州市。”贝雪茵的身影跟了上来道。

“这就是中州市?”林枫闻言疑惑的看着贝雪茵。

“自己看!”贝雪茵指着远处的大牌子道。

林枫闻言看了下那个大牌子,赫然写着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“的确是中州市,多谢。”林枫这才松了一口气,至少不用坐车来回折腾了。

“你来中州市干嘛?”贝雪茵问了一句道。

“参加一个同学聚会,对了,美女,我怎么感觉你那么熟悉啊?”林枫忽然望着贝雪茵道,他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看过这个美女。

贝雪茵?

不对,林枫记得华夏影视学院的校花名为贝雪茵。

“我叫贝雪茵,华影的毕业生。”贝雪茵闻言轻轻一笑道,美丽的嘴唇划出优美的弧度。

“我靠,感情是大明星。”林枫闻言有种做梦般的感觉,真是华影的校花,靠,自己居然和华影的校花在火车上吻战了这么久。

贝雪茵,华夏影视学院校花,一首神曲火爆网络,成为华影那一届的代表人物,成为广大宅男畅夜晚幻想发泄的对象。

林枫大学寝室晚上召开卧谈会的时候,经常聊美女,这贝雪茵正是他们长聊的女生之一。

“什么大明星,你准备住哪里?”贝雪茵闻言没好气的瞪林枫一眼道,咋看这家伙挺得意的。

“我找家宾馆住就行了。”林枫笑着道。

“还是算了吧,我安排你住在宾馆里面吧。”贝雪茵解释道。

“谢谢,对了,那天火车上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?”林枫忽然想起这件事情,毕竟俩个人被他打的几乎残废了。

这事情警方追究起来,有点麻烦。

“放心,已经处理的干干净净了。”贝雪茵目光望着林枫认真的道:“林枫,谢谢你那天出手,我也向你道歉,我也没办法,为了活命。”

“你都喊我老公了,我不能让你白喊。”林枫无所谓的笑着道:“哪有男人看着自己媳妇被欺负的。”

“一场祸水东引而已。”贝雪茵忽然柔媚一笑道:“你放心,姐不会让你吃亏的,这忙完这俩天,我帮你介绍几个华影的小师妹。”

“别,还是别了,我感觉你最美。”林枫忽然眼神扫视着贝雪茵一张绝世容颜道。

“滚,想都别想!”贝雪茵没好气的白了林枫一眼:“还不快走。”说话之间贝雪茵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“嘿嘿……”林枫嘿嘿一笑,当即跟着贝雪茵走了出去。

俩人来到了中州市人民医院的楼下,贝雪茵走向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。

“我擦……”林枫望着贝雪茵的法拉利,还是有点心惊,他知道贝雪茵有钱,可是这也太有钱了吧。

这居然是一辆法拉利LaFerrari。

市场价至少2000多万元吧。

“上车……”贝雪茵的声音从驾驶座上传来道。

“上车,上车。”林枫慌忙打开车门,坐入其中,好车就是好车,坐着真舒服,林枫很惬意的躺下。

   第4章 找茬    

贝雪茵驾驶着车子奔向中州市的城北区域,而后停靠在了一家名为中州大酒店的大院之中。

俩人上楼,贝雪茵直接要了一间总统套房。

“你准备在中州市玩几天?”贝雪茵躺在沙发上,拿起了一杯茶轻轻的喝下去,而后看了下坐在对面的林枫。

“这几天吧,同学聚会结束就回去。”林枫拿起一杯易拉罐啤酒喝了一口道:“对了,你来这里干嘛?”

一路上俩人聊了不少,也算是熟识了。

“我家就在中州市,这次前往南岭市参与一场私人拍卖,结果龙木俩人发现了欢喜佛的舍利,就杀人灭口夺取了这宗重宝。”贝雪茵心有余悸的道:“而我运气好,避开了,只是仍然被追杀,幸好你出手。”

“欢喜佛的舍利?”林枫闻言惊异道,不知道为何林枫忽然想起那乳白色的珠子。

“嗯,传闻乃是欢喜佛涅盘之后留下来的舍利。”贝雪茵轻轻点头道:“曾经有一枚类似的舍利卖出了三亿美金的天价。”

“三亿美金!”林枫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,三亿美金,当真是一笔巨额财富。

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贝雪茵忽然抬眼望着林枫道:“你不用担心,这件事情算在贝家上。”

“你也小心,这些卑鄙无耻的亡命之徒啥事都能干出来。”林枫提醒道。

“扑哧!”贝雪茵闻言忽然扑哧一笑,笑的花枝招展。

林枫这厮终究忍不住了盯着贝雪茵的胸看了很久。

“看什么看!”贝雪茵没好气的道:“某人的奶茶真厉害!”贝雪茵想起当初林枫为了救她。

直接拿起奶茶砸黑衣人,迷住了黑衣人的眼睛,林枫这才一击得手。

“嘿嘿,这个自然,可惜了一包奶茶!”林枫嘿嘿一笑,这才收回了目光,林枫慢慢的发现了这个诡异的透视功能使用方法。

那就是随心所欲的控制,想看就看,想不透视就不透视。

“好了,明天带你去玩一天,这边刚好举办个赌石节。”贝雪茵笑着道:“很精彩的。”

“赌石节?”林枫闻言心中一喜,却想不到这边有赌石节。

自己有透视眼,正好去试试能不能透视石头,若是可以的话,那就发达了。

赌石一夜暴富的人不在少数。

“不错,是赌石,很刺激的,我也是赌石爱好者。”贝雪茵笑眯眯的道:“明天带你去你就知道了,走吧,现在吃饭去。”

“好,我以前只是在网上听说而已,正好去看看。”林枫闻言点头道,他有种预感,自己的透视眼能透视原石。

说话之间林枫站起身来陪着贝雪茵走出了套房。

俩人来到了一楼的大厅之中。

这一楼是自助餐,足足有五百多种。

“多喝点牛奶,补补身子。”贝雪茵叮嘱着林枫道。

“知道了,媳妇。”林枫笑眯眯的盯着贝雪茵美丽精致的下巴道。

“滚,再胡说八道,信不信我废掉你。”贝雪茵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,这个家伙太无耻了。

“雪茵!”就在贝雪茵声音刚落下来的时候,远处传来了一道男子的声音。

贝雪茵抬起头看着走过来的男子,她秀眉微皱。

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,叼着一根烟,带着墨镜,脸上带着桀骜不驯之色,他的身影来到了贝雪茵和林枫坐在的桌子旁边坐下来。

“哦,原来是冯坤。”贝雪茵淡淡的打个招呼。

“他是?”冯坤眼神不屑的扫视了下林枫。

“他是我男友。”贝雪茵笑吟吟的解释道:“林枫,这是冯坤。”

“哦,冯坤,你好。”林枫淡淡的点头道,只是他那一张手却毫不客气的拦住了贝雪茵的纤细蛮腰,甚至用手轻轻的捏了下那柔软的肌肤。

拿我做挡箭牌?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贝雪茵身躯一震,她银牙微咬,这个死家伙,胆子太大了,给本小姐等着,她转过身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。

林枫装作没看见。

“你男友?”冯坤闻言脸色变换不断,而后冷笑道:“在哪个部门工作啊?”林枫一身地摊货,这厮居然是贝雪茵男友?

“无可奉告!”贝雪茵淡淡的道。

“原来如此,听口音是外地的吧,既然来到中州,总不能失礼吧。”冯坤眸光带着寒气道:“正好我几个朋友在楼上,我们一起招待林兄弟吧。”

“我们还有事。”贝雪茵闻言回绝道:“改日有空的时候再玩吧。”贝雪茵知道冯坤的身份,更是知道他那些朋友没几个善茬。

“不耽误的,就玩几把牌,喝几杯小酒。”冯坤眼神扫视了下林枫冷热嘲讽道:“林老弟,难不成一直躲在女人的身后?”

贝雪茵闻言秀眉微皱,她正想说话的时候,林枫却挡在前面了笑着道:“雪茵,既然冯少如此热情,我们总不能失礼。”

本来林枫作为贝雪茵的挡箭牌,他是不想多惹事的,可是这家伙说话越来越放肆,林枫准备好好的教训下冯坤。

   第5章 玩一把    


“好,好,给面子,不耽误你们吃饭了,八楼神女阁。”冯坤眼神不屑的扫视了一眼林枫,而后转身离去了。

“还不快拿开你的猪蹄。”贝雪茵美目瞪了林枫一眼。

“嘿嘿,柔软,滑腻,有手感。”林枫嘿嘿一笑:“怪不得追你的人这么多,这个我还是早点和你分开,免得被人乱刀砍死。”

“那你就给我老实点。”贝雪茵美目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道:“再动手动脚的话,我真废了你。”

“我好怕怕,貌似是某人主动的,还你下,我上,不,你下我上。”林枫笑眯眯的看着贝雪茵的美丽脸庞道,很想看着贝雪茵发飙的样子。

贝雪茵闻言脸色绯红,抬起高跟鞋狠狠的踢在了林枫的小腿上,林枫一时之间没躲开,被踢的龇牙咧嘴。

贝雪茵得势不饶人,继续挥动着那条美腿进攻。

“开玩笑的,停止!”林枫只能求饶,看来开玩笑要有个度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贝雪茵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而后躺在椅子上看了林枫一眼道:“给我倒一杯牛奶,消消气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林枫心中骂了一句道,你还消气,老子还有火没处泻呢。

林枫当机转身离开,而后端了一杯牛奶递给了贝雪茵。

贝雪茵轻轻喝了一口牛奶,而后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林枫道:“这张卡里面有五百万,待会上去玩牌的时候备用。”

“五百万!”林枫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靠,随手拿出了五百万,这辈子别说五百万,就是五万元对林枫来说也是一笔巨额财富了。

他浑身上下也不过一万多元存款而已。

妈的,他算是知道什么叫有钱了,这女人养不起。

“还是算了吧,我有钱。”林枫摇头拒绝了贝雪茵,爷们嘛,怎么可能用女人的钱。

虽然身上有一万元,可是林枫自信有了透视眼,还能输钱?

“随你了。”贝雪茵看林枫没接,当即将银行卡收了回来。

俩人当即吃饭,吃过饭之后,已经是晚上近七点了。

林枫和贝雪茵这才来到了八楼的神女阁,神女阁里面传来几名男女的尖叫声音,摇滚乐响起来。

不过当林枫和贝雪茵来到这里的时候,里面的安静下来。

走出了三名男子,三名女子,这三名女子容貌姣好,都是一等一的绝色女人,三名男子之中有冯坤,另外俩名男子,一名身板高大,穿着迷彩服,一名男子染着黄毛。

其中迷彩服男子和黄毛脸色不善的盯着林枫。

“终于来了,进来。”冯坤笑眯眯的看着林枫道:“我还以为林老弟不来了呢。”

“我岂能不给你冯少面子。”林枫笑着道,他的一张大手直接拦住了贝雪茵的蛮腰,几乎将贝雪茵揽入怀里了。

贝雪茵皓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,她的素手狠狠的掐林枫的腰,林枫忍着痛直接无视掉了。

说话之间俩人握手。

“哥们,幸会幸会。”迷彩服男子走了过来,这厮眸光深处带着一丝阴狠,他的大手握向林枫的大手。

“幸会,大兵同志。”林枫笑着伸出手。

忽然之间林枫感觉到这厮的手像是老虎钳子,而且越来越紧,似乎想将他的手攥碎。

“哼!”林枫冷哼一声,反手之间握住留迷彩服男子的手。

“哼!”迷彩服男子闷哼一声,似乎吃痛,直接撤手了。

“抽烟,抽烟。”黄毛慌忙走了上来递了一根烟给了林枫。

“冯少,我喜欢扎金花,不知道你们玩还是不玩?”林枫笑眯眯的拿着一根烟道。

“玩,怎么不玩啊。”冯坤笑着道:“你是客人,我们当然遵从你的选择。”

“我就不客气了,大不了一会少赢几把。”林枫无所谓的道。

“装逼!”迷彩服男子和黄毛纷纷暗暗骂了一句,以他们的眼力哪能看不出林枫这是在装。

林枫在他们眼力不过是土鳖而已,那一身行头都是地摊货。

无非背后站着贝雪茵而已。

贝雪茵没有说话,她知道林枫不是那种找虐的人。

“哦,好!”冯坤脸色阴狠的点头道:“任意抽三张,谁的牌大,谁赢,我们也不玩什么心理战了。”

“爽快,开始!”林枫笑着走了过去,大马金刀的坐在北面。

坐南朝北!

冯坤,迷彩服男子,黄毛看着林枫嚣张的样子,个个脸色阴沉一片,这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一根葱了。

“玩多少的?”冯坤看了一眼林枫道。

“冯少安排吧。”林枫淡淡的道。

“我们四家玩,每人下注六万,最大者通杀三家,她们也可以下注。”冯坤笑眯眯的道,准备狠狠的宰林枫一顿,一个乡巴佬能有什么牌技,能折腾几把。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