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女士风衣价格联盟

羞于谈性的大学不是好大学

创业者孙凌2018-05-15 16:32:11


今天早上我看到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国之声上推送的文章,标题是《为什么高校成为艾滋病的重灾区》让我猛然一惊,由于这两天来一个师范类院校做分享,昨晚在校园内闲逛时,朋友还打趣地说,学校周边的小旅馆越开越多,还是供不应求呀。是谁也不会想到,“艾滋病”和“象牙塔”,这两个看似毫无瓜葛的词,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。

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,“2011年到2015年,我国15~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%”,并且其中65%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~22岁的大学期间

北京: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,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。近两年,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。
上海: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,较去年同期上升31.4%。
广州: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,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。
除北上广这类大城市外,日前,南昌市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,至2016年8月底,南昌全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,共报告存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,死亡7例,近5年来,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年增长率为43.16%,而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

做了这么多年的校园市场,当我看到以上这组数据之时,真的让人感到震惊,这无疑是大学里一个谁都不愿意触及的角落,古有“谈虎色变”,而今“谈性色变”却仍然是当下教育界的现状,中国式的保守性教育,教师和家长在教育学生和孩子时,一谈起性就紧张的不得了,讳之莫深,可现实暴露出来的问题确实不可规避的。其实除了艾滋病外,在校学生意外怀孕后进行人工流产的数据根本就无法考证,但不用多想,就知道现状一定更加严峻!

几年来,有大量的医院找过我合作,基本为两种,一种为整容整形,尤其针对大三大四的女生人群;而一类则为包装后的从事人工流产为主要业务的医院,而关于医院的广告需求,我至今未接一单。微整确实存在需求,可以当作一项服务,可人流广告铺天盖地的宣传词都是无痛、快速,完全不提对女性身体有多大的危害,为了一己私利,使学生极大的降低对性行为的安全防范意识,可以说是造成当前现状的帮凶。

我记得去年,我在负责超级课程表项目的运营时,曾跟杰士邦有过一次跨界合作,由于此前的一些媒体曝光,超级课程表这个项目一直处于风口浪尖,因此这次合作受到竞争对手和众多看客的冷嘲热讽,可我们的初衷只是希望学生能够引起此方面的重视,当时恰逢“12.1世界艾滋病日“,即使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与众多明星一再呼吁,杰士邦邀请了诸多相关学者分享并提供了大量物资赠品,但我们的活动推行依旧不顺。

几个月前,朋友圈有篇文章很多人转发,里面有句话是,我们都想要牵手了就能结婚的爱情,却活在了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时代,随着时代的发展,当下人们对性行为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,2015年,针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武汉、西安等34个城市的高校本科生,分男女、年级进行摸底调查研究显示: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60.5%接受性解放、性自由,67.1%接受婚前性行为,近七成大学生接受未婚同居行为。可是由于教育体制的缺失,面对性行为的解放,学生们得不到健康、正确的性教育,而大学生大部分都是通过互联网、色情材料了解性知识,这个现象岂不让人堪忧,这太容易形成不健康的性价值观以及误入歧途。我之前看到有的大学,开学给学生发避孕套,结果受到一些家长和社会的质疑,面对已然严峻的现状,还企图掩耳盗铃,求个心安理得岂不可笑?如同有家长把孩子交给电击治疗网瘾的“医生”,这些家长解决的根本不是孩子的网瘾问题,而是解决自己的焦虑问题,并推卸掉个人责任。

如同上次我跟杰士邦一起策划的公益活动,绝不是提倡在校学生过早性行为,只是希望提高学生的性安全意识,关于此次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,性传播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途径,而在青年学生中通过男男性传播感染已达81.6%,这简直让人嗔目结舌,很多事既已发生,已成为现实,就不要想要掩盖,纸终究包不住火,关于同性性行为同样需要安全的保护。今天这篇文章希望引起警醒,关爱自己自身,不再羞于谈“性”,并不是鼓励性行为,只有抛掉有色眼镜看待问题,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。



相关推荐(点击图片即可阅读)






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