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再买这种奶了,孩子喝了长蛀牙,大人喝了会肥胖!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-06-19 22:52:04


第1章 给我看一下


“你必须给我订婚,否则,别想毕业。”

耳边响起这句话,炎景熙惺忪的看着红酒杯中的酒,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倒影出酒吧中忽明忽暗飘渺的光线。

“炎景熙,该轮到你了。一周后你就要订婚了,到时名花有主,现在敢不敢玩个大的。”张华达说道

订婚啊?炎景熙收回视线,淡然一笑,也不反驳,手臂交叠放在胸前,右手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,眼中闪现出一道狡黠。

“怎么玩?”

“一会,从门口进来的第一个男人,不管他是老,是小,是丑,是美,你必须去解开他的皮带。”

炎景熙挑眉,“如果他没有皮带呢?”

“那就解开他裤子的纽扣,总归有个纽扣的吧。”张华达喊道。

炎景熙微微一笑,左手把托盘推到桌子中央,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盘子,眼眸瞟了一眼盘子,“老规矩,一人一百,输了我双倍赔。”

“景熙,你要不要这样掉进钱眼里啊,你家不是很有钱吗?”张华达喊道。

炎家是很有钱,但是不是她的。

他们也不会给她!

要不是八岁的那年,算命的说她有母仪天下的命格,放在古代谁娶了她谁就是皇帝,旺夫。

她也不会被炎家领养。

旺不旺她不知道,生出来十天就被送进孤儿院,为父母省了很多钱,算吗?

这不,在她快要毕业之前,又把她嫁给声名显赫的陆家换取生意上的投资,算吧!

炎景熙的眼中掠过一道狡黠,惺忪的挑起眉头,“那你赌不赌?不赌算了!”

“赌,当然赌。”张华达嬉笑着,把一百元放在盘子里。

长出入酒吧的人,多少也是家底丰厚,她可不会为他们心疼这一百元钱。

她是穷人,他们一百元算不了什么,她却可以拿这一百元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吃一顿好的。也可以慢慢的存够钱离开炎家。

摆脱棋子的命运。

炎景熙站起来,朝着门口走去。

她很漂亮。

她的美不仅是在精致的五官上,而是她独一无二的气质上,看似慵懒,却有着一种让人招架不住的妩媚,看似甜美,骨子里却带着一种疏离。

炎景熙走到门口,深吸一口气。

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贵男子,低头,正和跟随在身边的男子命令些什么。

“先生。”炎景熙甜美的喊道。

男子回眸,一双异常俊美的眼眸看向炎景熙,掠过一道诧异后,变得讳莫如深的幽邃。

“能不能把你的皮带给我看一下?”炎景熙目光瞟向男人的腰部,看似无害的微笑着。

男子错愕了一下,微微拧起眉头,更加深邃的眼眸居高临下的沉静的望着炎景熙。

炎景熙没想到他是这种冰冷的反应,太过漆黑的眼神禁/欲中透露着太多的理智。

“景熙这下要赔钱了?”张华达的声音响起来。

男子睿智的目光瞟了一眼炎景熙身后的同学,目光又落在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。

炎景熙被盯的有些窘迫,手无意识的撩过额前的头发,再次问了一声,“给不给?”

“想要看我的皮带,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
第2章 帮我保管


他终于说话了,声音很好听,带着天生感性的沙哑和磁性。

语气并不轻.浮,反而很深沉,有种矜贵的疏离。

“嗯?”炎景熙错愕的看向眼前这个男子,还没有说话,他握住了她洁白的小手。

他手掌温度传入她冰冷的手上,传入她的血液。

炎景熙的手指微微一颤。

他拉着她的手到他皮带卡头的一侧,在凸起的地方一按,卡头松了。

炎景熙诧异的看向眼前这个俊美非凡却冷酷优雅的男人,对上他深邃的如同漩涡一般的明眸。

他把自己的皮带抽出来,放到了景熙的手里。

“皮带先交给你保管,我现在还有事情,晚点还给我。”他沉声说完,没有给炎景熙一点拒绝的余地,转身。

炎景熙手里拿着这条带着他体温的皮带,手掌被他握过的炙热还在,有种局促的感觉在心里荡漾开来。

她不喜欢别人碰她!

特别是一个异常俊美的看似危险的男人!

她的大脑中会提前敲响警钟。

可是,这条皮带是钻石卡头的,一看就很昂贵。

她丢了,怕赔不起,拿走,怕被说成小偷。

炎景熙复杂的眼眸看向刚才的那个男子,他坐在高台上的卡座里。

居然是酒吧的经理亲自上去接待,低头哈腰的,异常恭敬。

那名男子跟经理吩咐着什么,缓缓的,矜贵的目光落在炎景熙的身上。

四目相对,他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,一双犀利深邃却又好看异常的眼眸,足够让女人窒息和沉.沦。

炎景熙判断完毕后,优雅的颔首,刻意的疏离,转身,走去同学那边。

“哇,那个男人好帅啊,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,景熙,你一会再去把他的电话号码要到好不好?我想跟他做朋友,看看也养眼。”同学中最花痴的王慧感叹道。

炎景熙灵光一闪,把手中的皮带丢给王慧,笑道:“你一会还给他不就认识了?”

“你真的把这天大的艳.遇让给我?”王慧兴奋的说道。

“废话,下周景熙是要订婚的了,是陆家的少爷,陆家可是全球有排名的富翁,那个男人再好看,也比不上陆家的权势吧。”张华达说道。

炎景熙无所谓的笑笑,笑容却达不到眼底。

“土豪们,这钱我就不客气了啊!”

她把盘子里的八张一百元收起来,放入自己的皮甲中。

感觉有人在看她,下意识的,炎景熙看向卡座中那个男子。

他并没有在看她,身边已经坐下了好几个人,那个男人微微扬起嘴角,笑容浅浅的,尊贵优雅,款款而谈。

他对面的男人把香烟递给他,恭敬的给他点上一支烟。

他优雅如同玉葱般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,感性的红唇微启,吐出浓郁的香烟,弥漫了他的眼眸。

多了几分朦胧和危险的感觉。

在烟雾中,炎景熙似乎看到他投过来的眼光,立马收起了目光,浅浅的喝了一口前面的酒。

酒吧的经理走过来,笑着对他们说道:“陆总帮你们免单了,你们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算在他的账上,各位帅哥美女们,想再点些什么?”


第3章 上


有钱就是任性!

炎景熙扬了扬带着嘲讽的笑容。

她生平讨厌的其中一种类型,就是随意挥霍这种!

有钱人不知道穷人的疾苦,想当初,她为了张姨的医药费卵子都卖过,就差卖那啥了。

炎景熙的手机响起来,她看到是冯如烟的来电显示,眼眸黯淡下去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出去接一个电话。”炎景熙走去洗手间接听。

“炎景熙,半小时内给我回来一趟,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。”冯如烟一如既往的强势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
炎景熙惺忪的眼眸看向空气中,魅瞳中掠过一道审时度势的精光,吸了长长的一口气。

她现在就读的贵族学校炎家有点关系在里面,眼看着要毕业,不想多生事端,还有,她现在还没有能力养活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,只能再忍耐。

炎景熙挂了电话,朝着门口走去。

推开门

下雨了,三月的天很凉。

炎景熙顾不得雨,走到马边打的。

她太了解冯如烟了,要是她半小时内不回去,今晚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。

酒吧门口虽然的士多,但是要拦到一辆不容易的,加上下雨。

炎景熙看向手机的时间,皱起眉头。

一辆上千万的宾利雅致停在了她的面前,黑色的车窗降下来。

炎景熙看到酒吧里那个男人冷酷的脸以及深邃的眸。

错愕的愣了一下。

他不是刚到酒吧吗?看起来应该是被恭维的那一类,怎么会这么快走……

不过转念又一想,肯定不会因为她走他跟出来的,或许有事吧?

“上车。”这名男子用的是命令的语气。

炎景熙瞟了一下四周,没有的士过来,而路上还站着好几个打的的人!

这个男子也不着急,沉稳的把车停在她的面前。

这样,就算有的士也不会带她啊?

炎景熙看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,无奈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。

她相信开这种车的男人比她更怕闹事。

说服了自己后,炎景熙拉开车门,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,自己给自己系上安全带。

“水木公寓,谢谢。”炎景熙看着前方说道。

陆沐擎开动车子,往水木公寓的方向开去。

车里很安静。

良久,陆沐擎见她不说话,深邃的目光扫过她。

今天她来酒吧,穿了一件白色的蝙蝠衫,白色的蝙蝠衫淋了雨有些透明,隐约中看得到她那深深的沟.壑。

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朦胧感性的异色,转过脸,看向前方,感觉到身体有一些异常的骚.动,微微拧起了眉头。

“知道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要皮带意味着什么吗?”他的声音响起,很有磁性,在车间着狭小的空间显得太过爱昧。

炎景熙让自己镇定下来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和同学们玩闹,在玩大冒险。”

为了把别人所有念想掐断在萌芽状态,炎景熙下猛药道:“我有未婚夫的。”

陆沐擎深邃的看向炎景熙,落在她的胸.口,“你穿成这样,你未婚夫不管你?”


第4章 你最近比较寂寞


炎景熙顺着他的目光往下,才发现衣服被雨淋后几乎透明了,看得到里面全部的风光,她下意识的遮住胸口,目光瞟向陆沐擎,脱口而出道:“他出差了,不在家里。”

“所以?”陆沐擎的声线往上,末了,嘴角往上扬起。“你在向我暗示你最近比较寂寞?”

他确实笑起来比冷酷的时候更好看。

但是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东西的笑容,像是已经认定,让炎景熙的心中很不舒服。

口气也变得尖锐了起来,暗沉在笑容下。

“我对大叔没有兴趣,大叔在谈恋爱的时候我还穿着开裆裤呢?”

陆沐擎幽深的目光看向炎景熙,随意的语气说道:“我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,你现在还穿开裆裤?”

说话之余,他瞟向她的一步裙,眼眸中蒙上一层异样的幻彩,“现在还是开档的吗?”

炎景熙发现,他看起来轻描淡写,稳重内敛,不轻.浮,不纨绔,但是,每一句话都能堵的她说不出话来。

这个是非常危险的男人。

“我要下车。”炎景熙判断后说道。

陆沐擎看着她绯红的脸,扬起了笑容,没有停下来,而是打开了车上面的暖气。

他手伸向中间的暖气开关的时候,炎景熙下意识的把腿往右车门靠去,离他远一点。

陆沐擎深邃的目光瞟向炎景熙,把自己外面的黑色风衣脱下来,递到她的面前,沉声说道:“穿上。”

炎景熙防备的没有接。

“如果你是故意让我看到你凹凸有致的身材的话,就不用穿。”他沉声说道。

炎景熙有些懊恼穿了白色的蝙蝠衫和一步裙出来。

穿上,好过给他吃冰淇林。

炎景熙接过他的黑色风衣,披上,拢了拢,遮住身体的风光。

他的衣服上带着他的体温,还有一种混合着烟草味道的清香味道,如同阳光散在草地上的清冽,不难闻。

也让她冰冷的身体有了一些温暖。

炎景熙看向窗外外面,故意不和他说话,也不让他有说话的余地。

看到水木公寓的大门牌,立马说道:“你放我在大门口下车就可以了。”

陆沐擎停下车子。

炎景熙把他的衣服脱下来,放在车台上面,转身去开车门的时候,手腕被他抓住,

炎景熙一惊,眼眸中闪过一丝的惶恐,转眸看向那个男人的时候,看到眼前他递过来的一把伞。

“雨下大了。拿着。”他干脆利落的说道,沉稳中带着强大的气场。

炎景熙其实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奇怪,在酒吧莫名其妙的帮她,而后还送她回来,给她递上一把伞。

明明他们只是陌路人,今天过后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。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炎景熙疏离的说道,没有收下他的伞,不给陆沐擎说话的余地,打开车门,冲进雨中,消失在公寓漆黑的夜色里。

陆沐擎若有所思的看向他的黑色风衣,修长如玉葱般的手指从上面捏起一根属于炎景熙的长发,慢慢的收紧在掌心中。

手机响起来,陆沐擎接听。

“二哥,你去哪里了,怎么突然离开了。”王展蓝问道。

“嗯。”陆沐擎应了了一声,问道:“展蓝,你叔叔是圣德医院的院长是吧?有件事情帮我去做下。”


第5章 这个怎么玩?


炎景熙的家不在水木公寓,而是在水木公寓后面的年华别墅区

她跑回家里,冯如烟摆着面孔双手环胸的坐在沙发上。

看到炎景熙,拧起眉头,嫌弃的目光打量着炎景熙的服装,“你在学校的宿舍就穿成这样?”

炎景熙垂着眼眸,不解释。

当一个人看你不顺眼的时候,不管你做什么都不会觉得顺眼。

冯如烟把脚边的礼品袋丢到炎景熙的脚下,冷声命令道:“把这套衣服换上,陆少爷今天回国了,你给他送些东西过去。”

炎景熙惺忪的挑起眉头,眼眸中闪过一丝的了然,原来火急火燎的把她叫回来让她去巴结陆少爷啊!

炎景熙不动声色的捡起礼品袋往房间走去。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过就是送礼物而已。

炎景熙换上范思哲的V领吊带裙,紫色不规则图案的拼接,收腰的处理,让她原本完美的身侧越发的凹凸有致,特别是,V领处若隐若现露出的沟壑多了好几分的性.感,特意定制的皮草也只是遮住了肩膀,露出漂亮的锁骨,该遮的地方完全的暴.露。

炎景熙扬起苦笑,冯如烟恨不得给她贴上标签,她就是来卖的。

炎景熙慵懒的扎起了马尾,眼神渐渐的犀利和坚定起来。

她只要把结婚拖到毕业后,就完全可以挣脱这种束缚。

炎景熙出门,冯如烟上下打量着炎景熙,还算满意,把一个粉红色的礼品袋,递给炎景熙。

“一会让王叔送你过去,他住801,切记,一定要把礼物亲自送到他的手上,就说是你买的,问他满不满意?回来给我答复。”

冯如烟的司机王叔送炎景熙到楼下。

炎景熙无奈的走到801门口。

801的门没有关。敞开着。

客厅里没有人。

炎景熙敲了敲门,问道:“有人吗?”

没有人应她。

炎景熙看向手机上的时间,已经十一点了,她很想送完东西回去睡觉,明天还要上课。

她依稀的听到其中一个卧室里面有些声音,想着应该是陆大少爷了,朝着中间的卧室走过去,敲了敲门,还是没有人应她。

炎景熙狐疑的拧起眉头,好奇心驱使,推开门。

入眼的是卧室中的淋浴房,四周是玻璃的。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立着,水从他壁垒分明的肩膀上流下来。

她现在知道那怪异的声音是什么了!

炎景熙赶忙的转过身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在洗澡?”

陆沐擎听到炎景熙的声音,诧异的回头,看到确实是她,惊讶的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他的声音有些耳熟!

炎景熙见过这个陆少爷一次,也没多想,本来想在门外等他的,听到他的声音就在身后,也不用去门外了,背对着他把手中的礼品袋递到身后。

“我妈说的,这个你看下,满不满意?”炎景熙直奔主题说道,得到答案准备走人。

陆沐擎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,复杂的流光从眼中流淌过。

他每到一个地方,会有很多供应商送女人,但是基本上会在饭桌上先试探,这么直接登门入室的她还是第一人。

可她又是哪一个供应商送来的女人?她知道她来取悦的是他吗?

还是有其他的原因……

陆沐擎的脑中闪现过很多的疑问,狐疑的拧起眉头,接过她眼中的袋子,打开来,看到里面的东西,眼里掠过一道幽暗的眸光。
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