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做情人的女人是好女人!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7-02 07:46:26

(图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

第1章 出事

夜沉

大雨洗去了夏日的炎热,带着初秋的微凉席卷着整个京都,皇城酒店里最顶层的高级套房内,一名女子双眸迷狸的躺在满是花瓣的大床上。

她白瓷般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,红色玫瑰的衬托下更加显得洁白无瑕,睡梦中轻轻的缩了缩身子,似乎因为窗外的吹进的微风而感到丝丝的冷意。

“咔擦!”

忽然,外面响起了房门刷卡的声音,随之有个男人微醉的走了进来,脚下踉跄的步伐可以看出,他喝了不少,修长的身姿在一袭风衣的修饰下更加的挺拔,略微凌乱的碎发遮住了他眼底的情绪。

昏暗的廊灯下,他没有看清女子的脸,但是他知道肯定是她,因为这是他们约定的地方,脚步微微顿了顿,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那笑温暖如春,若女子醒着一定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三月桃花开似的美景。

“唔,好热,唔.....”

床上的女子轻轻的婴宁了一声,惹得男人的身子猛的一颤,那声音听在他的耳朵里就像有一只猫在不停的撩拨他的心房。

“宝贝,别急,我马上就来!”

男人沙哑的嗓音低低的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,岂料,女子修长的玉臂一把将他圈住,用力把他一拽,男人整个身在倒在了床上。

然后女子下意识就开始撕扯自己身上仅剩的丝质睡衣,不一会儿就露出了细滑的香肩。

现在她只感觉整个人似乎身处火山口,体內熊熊的烈火几乎马上就要把她烧焦了,忽然旁边传来一股凉意,下意识的就攀附了上去。

“呜呜,嗯,热,好热........”

女子难受的声吟出声,小脸也不停的在男子身上蹭来蹭去,另一只手更是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的身体,想缓解一下心中的浴望,可是越摸越难受。

男人听到女子如同奶猫儿般的声音,小腹瞬间一股热琉划过,隔着衬衣甚至能感受胸前的高耸以及细滑,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,再也忍不住,利落的褪去了自己身上的累赘,一个翻身便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押在了身子下面。

“哦,小妖精!”

他迫不及待的晗住了女子的小嘴,一股薄荷的清香不停的撩拨着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经,然后顺着她的小脸,脖子,直到胸前才微微停顿了一下,攀上了顶端的那一颗婴桃,惹得女子浑身一颤,更加诱仁的旋律从她的小嘴中流泻而出。

听到女子声音,男人继续用修长的手指游走在她身上的每一处,点,捏,揉一寸又一寸,半点儿的都不遗落。

她果然是他熟悉中的那股味道,也是他想象中的那么香甜,美好,为了不伤害到心中的人儿,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温柔与呵护,生怕会弄疼了她。

“唔唔..哦...”

女子的嘴里不停的发出撩人的申吟,男人全身的也浴火在不断的攀升,最终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腹下三寸的胀痛,用双手紧紧的搂着女子,随着她轻声的痛呼,梃身了冲破那最后一道防线。

“我爱你!”

这是女子迷迷糊糊中听到的唯一一句话,她想睁开,她想说话,可是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,剩下的只有身体里那不断升腾的浴望,她不想停下,只想要,要的更多更多。

满室的倚旎一直持续到凌晨才渐渐的结束。

清晨,调皮的乌云遮住了刚刚露出半个头颅的阳光,不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的大雨,洗刷着这个城市里所有的污垢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......”

设置过时间的手机刚开机,就划出一阵急促的铃声,吵醒了好不容易深眠一次的厉司凛,他轻轻的将胳膊从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女人身上抽出来,迅速的拿起了桌上的手机。

“喂?”

“喂?司凛,你在哪?怎么一晚上都不开机?落落昨晚在酒吧受伤,被,被.......诶!你自己过来看吧,中心医院604。”

落落?落落受伤?那床上的这个女人是谁?他伸手抓起旁边的丝被就扔下了床,将沉睡中的人儿使劲一拽。

是她?乔落的姐姐,乔乔!怎么会是她?厉司凛现在脑子真的凌乱了,睡了一晚上,折腾了一晚上,居然弄错了对象。

“唔!”

厉司凛大手用力的将被子一扯,被丝被上瞬间划过的灼烧感,让乔乔痛的哼出了声,她惊恐的睁开了双眸,映入眼帘的就是厉司凛那张饱含怒意的脸,只见他双眼通红,凌厉的双眼似乎想要将她撕碎。

“怎么会是你?”

冷冽的声音如同寒风一般,一下一下的割在乔乔的心上,生疼生疼的,她喜欢厉司凛没错,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,但是,对于这么卑劣的手段,她是绝对不会用的。

喜欢一个人,她需要的是真心真意,而不是勉强。

“我怎么知道,昨天落落叫我去喝酒,我喝多了,醒来就在这儿了,不信我给你看通话记录。”

“啊!”

刚起身,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,吓得一声尖叫。

“装什么装,昨晚该上的都上了,该看的也看了,就你这肮脏的身子,我看了都感到恶心!”

听到厉司凛的话,乔乔小脸煞白,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,他居然说她脏?曾经他说她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女孩,可现在呢?她从未被人碰过的身子,他居然说脏,叫她情何以堪!

乔乔遮遮掩掩的爬到床边,拿起自己的手,翻了一遍又一遍,根本就没有乔落打给她的通话记录,反而是她还往乔落手机上打了不少的电话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又是怎么到这来的,现在她真的迷糊了。

她急的小脸通红,又连续翻了几遍,可结果还是一样,厉司凛看她那样子,心中似是明了,绝情的话脱口而出。

“乔乔,我告诉你,最好别给我耍花样,要是落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饶不了你,还有昨晚我就当上了一个小姐,这里有100万,希望你管好自己的嘴!”

说完,厉司凛,就拿起衣服往身上套,白色床单上那一抹艳丽的红花,现在显得格外的刺眼,格外的讽刺。

他现在没有心情跟这种女人废话,只想快点去看看落落。


第2章 父母

乔乔紧紧的咬了咬下唇,直到嘴里有一股铁锈味蔓延开来,她才松开,她微微的抬起头,看着那夺门而出的背影,慢慢的将凳子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,伸手撕掉了那张所谓的嫖资支票,失魂落魄的走出了皇城酒店。

哈哈,多么讽刺,原以为进了天堂,岂料那原来是地狱十八层,他居然把她当成了一个鸡?爱了十年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,坚持了十年也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。

不知道在外面逛了多久,淋了满身是雨的乔乔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,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男子背着双手站在客厅的床前,单单一个背影她就认出了那个男人,是她爱了不知多少年也追了不知多少年的男人。
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厉司凛没有回答她,而是慢慢的转过身子走到乔乔的面前,一只修长的大手毫不怜惜的捏起了她的下巴,耳边传来他特有的磁性嗓音。

“就这么喜欢我?”

唰!

乔乔瞬间将眸子看向厉司凛,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爱他,很爱很爱,难道还要怀疑吗?

厉司凛捏着她的下巴,另一只手朝着她的小脸伸了过去,用指腹温柔的磨砂着她那杯雨水淋湿的面颊,薄唇微动。

乔乔深深的沉浸在了那温柔如水的眼眸中,整个人都迷失了,似乎已经从他的口中听到了下一句话,问她“冷吗?”

“我不喜欢你,我爱你!很爱很爱!”

“很爱?爱到你不惜去找人害自己的妹妹?”

厉司凛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,冷冷的说道。

一股股凉意,从四肢涌进,片刻蔓延到全身,乔乔轻轻的苦笑了一声,她就说嘛,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将温柔这么便宜的给她,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温柔,而是来自地狱的微笑。

“我没有害过落落。”

乔乔连忙为自己辩解,昨天晚上她根本就不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是啊,你没有害过落落,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痞子,让他们去害落落,让他们残忍的挖走了她的肾而已,若不是秦北早去一步,她指不定已经被奸污了。”

厉司凛的眼中瞬间暴怒涌现,狰狞着面颊,双眼通红,极度气愤而充满仇恨的声音,是乔乔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。

“我没有,我没有害过她!我乔乔做人堂堂正正,绝对不会用那么卑劣的手段去害字的亲妹妹!”

乔乔昂起头颅,倔强回道。

“好啊?你口口声声说你没有害过落落,行,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从这里跳下去,跳下去我就相信你!”

看到如此疯狂的厉司凛,乔乔惶恐不已。

“厉司凛,你疯了是不是?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?放手!”

乔乔用左手努力的撑在窗户的框架上,尽量不让厉司凛发疯,这是16楼,要是真的摔下去,死了都不能留个全尸。

“怎么?不敢?你知不知道,落落被人活生生的挖掉肾的那一刻有多疼,被痞子欺负的时候有多害怕?”

厉司凛直接掐着乔乔的脖子,将她往窗户外面推。

高出的凉风灌入耳中,让她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,她颤抖的看着厉司凛,眼中从来都没有如此的绝望过。

落落从来都不曾把你放在心上,而你却从来都不曾把我放在心上。

那一年,你落水,我舍身救了你,睁开眼后,你一直跟落落玩。

那一年,你病了因为血液特殊,我送去了半身的鲜血,你喜欢上了落落。

今年,落落受伤了,你却想杀了我。

你不是说过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吗?你用一句谎话欺骗了我十三年。

“厉司凛,我告诉你,不管你们怎么想,昨晚的事情跟我无关,你的怒火,你的恨意,我绝对不会毫无怨言的承受,还有昨晚是落落打电话叫我出去喝酒的?”

乔乔虽然害怕,但是却咬字清晰,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,她绝不会让人肆意践踏她的尊严,即使是他,也不行。

厉司凛见状,眉峰紧皱,看向乔乔的目光充满了厌恶。

“喝酒?你这是在说笑吗?我从认识落落开始,她几乎没有踏足过那种混乱肮脏的地上,而昨晚却在那个地方被人挖去了肾,脱去了衣,你那颗心何其恶毒!我真的宁愿那个被挖心挖肾的人是你!”

乔乔靠在窗户边上的身体,似乎有些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,心中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,看着厉司凛自嘲的一笑....那个被挖心挖肾的人为什么不是你?

厉司凛看着失神的乔乔,一把甩开了她,利落的走出了大门。

城东贵人区龙庭菀,厉家大宅二楼,厉司凛悠然的坐在沙发上,惬意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,看了看电脑上昨晚那个酒吧附近的监控记录,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旁边乔乔的那张照片上,口中发出了一连串的指令。

“通知乔家的人,想要乔乔,没有乔家,想要乔家,从此以后乔家没有乔乔这个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老管家默默的站在厉司凛的身后,恭敬的答道。

“还有,通知她曾经的合作商,断绝与她一切的来往,若不断,直接吞并,通知她上过的京都大学,没有乔乔的档案,通知京都高中,乔乔因为在校滥交斗殴被开除,她的最高学历,只有初中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最后一点,送她去监狱。”

“少爷?”

老管家猛然抬头,乔乔那个女孩子其实他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,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。

“收买他人,蓄意谋杀,让她进去吃三年牢犯,难道刘叔觉得我做错了?”

三年这个时限是厉司凛看在落落的面子上特意安排的,他只是想让这个女人好好的长长记性,好好的挫挫她的锐气,磨磨她的傲骨。

“是,少爷做的对!”

初秋,夜微凉。

雨中,心渐冷。

.........

一天一夜过去了。

乔乔拖着疲惫的身子往乔家走去。

“爸,妈你们......”

“啪!滚,滚出去,我们乔家没有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女儿,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害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”

乔乔话还未说出口,就被乔母狠狠的甩了一巴掌,一股血腥味立马充斥着口腔。

“我没有,我没有做过!”

听到乔乔倔强的声音,乔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抬手就抓住她的头发,死劲儿的拉扯起来,边扯口中边骂。
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,大家一定要记得点击右上角找到复制链接收藏哦,也可以在公众号会话页面找到继续阅读,谢谢大家!)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