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二章 见家长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-05-01 09:37:34

江沐晨在医院饭堂遇见了导师黎教授,“主任,您好!”,江沐晨主动走过去和老师打招呼,“得得得,小时候你叫我黎叔叔,读书的时候黎教授,现在工作了,又改叫我主任了,哈哈哈哈哈,看来我真的是老了。”黎教授两鬓花白,脊背有些许的弯曲,已然不如年轻。不过好在性格还是老样子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工作上认真严谨,生活上还是有些老顽童。


“小子….”黎教授凑近摆摆手,江沐晨顺着弯曲膝盖,让自己的高度和老教授持平,“和人家姑娘交往的怎么样了?”老教授靠近江沐晨的耳边小声问道。


八卦果然不分年龄和性别,江沐晨在心里暗暗的感叹着,“准备带回家和我父母见面…..”,老教授一听不禁眼睛瞪圆了,到底是哪家姑娘收服了得意门生的心,老教授非常好奇。


“咳咳….”教授清了清嗓子,正经的说道,“嗯,带回去给老江看看,小子,我绝对站在你这边。”老教授拍拍得意门生的肩膀,意思是,只要你喜欢的姑娘,无论你爸怎么看,老师都和你站在同一战线。

“谢谢老师.....”江沐晨尊敬的回敬道。


不行,到时候得去找老江问问,老教授恨不得人家儿子带儿媳妇见家长的时,自己也能在旁边给参谋参谋。


话说,有一天,江沐晨给一个女人打了电话,约她在一家咖啡店里碰面,巧的是这个女人也想很想找江沐晨谈一谈,只不过江沐晨先联系了她而已。


商场内的一家咖啡店,江沐晨坐在店内的角落里,桌上放着一杯黑咖啡,江沐晨看了下手表,距离两人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,江沐晨的表情依旧,看不出生气的神情。


清脆的高跟鞋声,“哒哒哒哒…”有节奏的向着这边走来,江沐晨抬头望去,自己约的女人来了,汪子俞穿着红色的长款风衣,黑色的细高跟鞋,姣好的面容,一层淡妆就显的格外耀眼。


“汪小姐,您好!”江沐晨起身和面前的女人打招呼。


“江医生,别见外,我们又不是没见过。”女人商业化的笑容,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。


“江医生,好久不见,这次是来约我喝咖啡的吗?”服务生看到客人落座,径直走了过来,“一杯拿铁”,“好的小姐,请稍等。”,服务生一走,汪自俞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沐晨。


“汪小姐,寒暄过了,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。”


“哦???江医生所谓的正题是什么?”女人高傲的一面完全的展示了出来,她对江沐晨很有敌意,就算今天江沐晨不来找自己,她也会主动去找他的。


江沐晨把一叠照片推倒汪子俞面前,照片里同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在江沐晨和温言住的小区周围,手里拿着相机,带着帽子,躲在角落里偷拍,一张、两张、三张、四张.........


汪子俞拿着照片,手有些颤抖,他什么时候发现的??


“你......”女人把照片摔在桌子上


“汪小姐,好像搞错了,该生气的人是我吧,毕竟这段时间一直有一个私家侦探跟踪我,偷拍我,无论摔桌子也好还是骂人揍人也好,这个人都应该是我吧。”江沐晨喝了一口咖啡不冷不热的说道。


“你....你也有脸说,你干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,还怕让人知道!!!”江沐晨直接奔向重点的做法,成功的激怒了女人。


“对于这件事要不要脸,我想不需要汪小姐来评论,第二我也从来不怕人知道,要不然汪小姐手上怎么会有那些照片呢?”江沐晨冷笑的说道。


汪子俞颤抖着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信封,掏出信封里的一叠照片,甩到江沐晨面前,江沐晨那起照片,一张一张翻过去,面露微笑,照片里两个人从超市回来,自己提着重物,温言抓着江沐晨的手臂在和江沐晨兴高彩烈的说着什么。医院附近夜晚,江沐晨牵着温言的手回家。小区门口早上,江沐晨和温言分别,自己拍了拍温言的头顶……..


这些照片,两个人表现的很亲昵,但是却又都没有过份的身体动作,汪子俞看的出来两个人在一起,但是,这些照片拿给其他人看,又无法真正的证实什么。


“看来,汪小姐雇佣的私家侦探拍照技术不错,这些照片就送给我留作纪念好了,反正汪小姐那边还有底片,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再冲洗就可以了。”


“你....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,温言是直男,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会害了他一辈子的。”女人的指教紧紧的抓着椅子,她现在很愤怒。


“汪小姐,是否害了他一辈子,我觉得最有说话权利的是小言吧,毕竟汪小姐和小言已经分手了。”


“那是因为有你,要不是你……”女人的声音惹来了旁边人的围观。


江沐晨对着周围的人抱歉的点点头,“汪小姐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谈生意的,不是来吵架的。”江沐晨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显然对于汪子俞的这种状态江沐晨不是很喜欢。


“谈生意?江医生,你一个摆弄手术刀的医生,要来和我谈生意???”汪子俞不屑一顾的嘲笑着江沐晨。


“汪家在城郊圈了一块地想做住宅小区,地皮不错,如果房子建起来,对于汪家来说是个翻身的机会,不过现在汪家的资金链出了问题,地是圈下来了,但是盖房子的钱却拿不出来.....”


汪子俞面露惊恐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,他说汪家,他知道,他知道她是谁,他知道她背后的家庭环境,他....他怎么知道的,并且,公司在找贷款的事情,只有只有高层知道,江沐晨,江沐晨是怎么知道的。


江沐晨留了时间,让汪子俞消化自己刚刚说的话。“汪小姐,我们继续往下说,汪家现在在四处找贷款,找投资,只不过,汪家公司外强中干的形象市面上的人不清楚,但是行业内的人多少都有些耳闻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没有银行肯贷款2个亿给汪家。”


“你.....你是谁???你怎么知道的?”汪子俞的手在不停的抖动,她控制不住自己,她从未想过一个医院的医生,竟然知道自己公司的情况。


“城郊的那块地不错,周围绿化的很好,而且临近地铁线路,房子一旦建好,售卖不会是个问题,虽然总体情况不错,但是还是没有银行原意冒险,也不对,与其说是冒险,倒不如说,很多人在等着看汪老先生的笑话,毕竟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在商场上肯定得罪过不少人,这一点,您和您父亲倒是很像,不过汪小姐你的这份高傲隐藏的很好罢了。”


江沐晨冷冰冰的继续说道,“我今天是来和江小姐做生意的,两个亿的银行贷款,换你从温言的生活中消失,这些照片。”江沐晨拿起桌上的一叠照片冷哼了一声,“这辈子,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。”


“2个亿的贷款,你以为你是谁?”汪子俞气急败坏的说道,平日的修养、平日的处事风格在江沐车面前已经当然无存,这个男人太可怕了,句句诛心。


“关于渠道,汪小姐大可不必操心,今天的生意就谈到这里,我想汪小姐需要好好想一下。我的联系方式你有,相通了可以随时联系我。”江沐晨把钱放到桌上,准备起身。


“哼…”女人在椅子上冷笑着,“你图什么?这么大费周章,为了一个男人吗?”


“是爱人”江沐晨的眼神冷的可怕,汪子俞在江沐晨的眼里看到了寒冬。


“爱人??????哈,你和温言???哈哈哈哈哈”


“汪小姐和自从和温言分手后感情路就一直不是很顺利吧,当年那个和你一起出国的学长,喜欢的不是汪子俞,而是汪子俞的家庭背景,学长之后的几位男友,要不是和学长也一样,对你另有所图,要不就是你怀疑他们,历任的男友,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得不到,直到有一天你的记忆力想起了温言,那个校园里温暖阳光的男孩,你发现和他在一起的时,你从来没有因为家庭,因为一些其他的东西而怀疑过他,那段爱情对于你来说是最纯粹的,你向抓住一颗救命稻草一般,开始给温言发邮件,告诉他自己在国外的境况,想和他沟通,想和他聊天,只不过你这些的努力,都没有得到回应。但是你没有放弃,你告诉自己,破镜终究会重圆,温言需要时间.....而你为了纯粹的爱情,不能放弃,直到你回国,派私家侦探跟踪温言,知道他因为父母的车祸,一直走不出阴影,他的身边并没有任何女人,你想你还是有机会的。但是这种机会在你看到私家侦探拍给你的照片的时候,就彻底的破碎了,你无法相信温言和一个男人在一起,你原本隐忍着想慢慢进入温言生活的计划,彻底被颠覆了,不过在你还没有想好怎们处理这件事的时,今天我们两个已经坐在这里了。”


此时的汪子俞反而安静了下来,静静着听着江沐晨说话,“其实,与其说你现在喜欢的是温言,倒不如说你喜欢的是和温言相处时的感觉,汪小姐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江沐晨起身走出了咖啡店,留下汪子俞一个人茫然的坐在座位上,他说对,自己喜欢的是和温言交往时纯粹的感觉,不用设防不担心被人算计不用去怀疑别人的感觉。眼泪慢慢落下,怪不得,怪不得自己在国外的时候温言的容貌在自己的记忆里很模糊,但是,那份爱意却非常的强烈,原来......哈哈哈哈原来只不过是如此而已。


女人起身,拿起手提包,整个人没有了平日里的光彩,如同行尸走肉般走出了咖啡厅。


“师兄,你什么时候决定开公司了,那个,记得叫我,我肯定和你混....”刚刚江沐晨谈判的全过程,肖何坐在全部听到了,这哪里是一名肠胃科医生说出来的话,这明明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人才有的定力,句句诛心太可怕了。


“比起商场,我还是更喜欢手术刀。”江沐晨说道。


“你觉得那个汪子俞会答应吗?”肖何有些不确定。


“原本她的爱就是一份执着,只是一直没人点醒她罢了,现在汪家生死存亡的关头,她会考虑清楚的。”


“师兄,那钱,你……”2个亿不是小数目,肖何这种在商场上混的人知道,要让银行批下这么大的一笔贷款意味着要走多少的审核、多少的流程,师兄他....


“汪家的这盘棋是活棋,所有的数据显示那块地皮在未来的20年内只会涨不会跌,房子盖好后,房价也很定会水涨船高,汪家那种大家庭,内部纷争很多,有些人慢慢掏空了公司,还有就是汪子俞的父亲为人过于骄横,得罪了太多人,这个时候,大家都等着看笑话,汪家倒了自会有李家、胡家....来接收,但时候这些人想赚钱再动也不迟。”


“那师兄,你要怎么帮汪家弄到这2个亿。”


“之前我帮过一个人,在他生死有关的时候帮过那个人一把,恰巧,他现在在一家银行当行长,又碰巧他和汪老爷子没有过节,所有赚谁家的钱对他来说都一样,顺便卖一个人情给我,何乐而不为呢!”江沐晨扬起嘴角,对着肖何笑了一下。


“师兄,那个哪天你不想再当医生了,要来商场混的时,记得叫上师弟”肖何咽了咽口水,江师兄的腹黑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有增无减啊!


“师兄,关于当年的系花,你是怎么让她不追你的啊,我记得她当年可是非你不嫁的气势。”这件事在肖何心里是悬案,他纠结!


“你想知道?”江沐晨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脸。


“不想,当我没问。”肖何果断恢复肖老板的气质,做人,千万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。


好久不见,能重回微信后台的感觉超级好,开心!


(未完结)


《围困》连载中

发表